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一块石头做嫁妆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2日 11:51:55

  富甲一方的岳父竟用一块石头做嫁妆!这未免也太抠门了吧?
  
  赵风帆未来的岳父丛福华是当地一位远近闻名的富翁,新婚之际,赵风帆不由得心动地想:富翁岳父肯定会拿出一笔丰厚的嫁妆。
  
  但赵风帆怎么也没有想到,随着新娘丛水玉那用一辆大型载重汽车运来的嫁妆竟然会是一块十几吨重的大石头。大石头卸在他家的场院里,进出家门都要绕一个小弯了。
  
  丛福华就是做奇石生意致富的,这块作为嫁妆的石头就是中国四大名石之首的灵璧石,据说能值六七十万,但是赵风帆却仍有些不快,心想既然这块石头能值这么多,你何不卖掉后再买些其他的嫁妆送来?再不然直接给钱也行啊。我又不会做石头生意,这么个大家伙放在家里反而成了累赘。丛福华似乎看出了赵风帆的心思,拍着他的肩说:“风帆啊,你可别小看了这块石头,它能在你们最需要的时候帮你们渡过难关。”
  
  赵风帆婚后的生活还算一帆风顺,一年后又添了个活泼可爱的女儿,但这下现实问题也随之产生了。
  
  赵风帆和丛水玉都是80后,从来都不知道持家的艰辛,也没有存下一点积蓄。女儿出生后,丛水玉辞去了工作,整个家庭的担子都压在了赵风帆一个人的身上,生活顿时就变得捉襟见肘起来。丛水玉常常抱怨赵风帆没本事,不能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赵风帆却觉得自己很冤,他一没技术,二没学历,到哪里赚大钱去?
  
  这时,赵风帆想到了放在场院里的那块灵璧石。
  
  赵风帆四处打听了一下,知道江浙一带会不定期举办会展,很多人的石头都是拉到那里去卖的,往往都能卖出好价钱。于是赵风帆就租来了载重卡车,用起重机把石头吊上车,运到了浙江某市。也真是巧了,该市正好有个奇石会展,展馆门外停了几辆装石头的卡车。赵风帆找了个空位停好,就静等着买主上门了。
  
  可是一连几天过去了,他的灵璧石却无人问津。赵风帆租来的卡车连司机一天就要六七百元钱,加上展费和其他的开销,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如果最后卖不掉再拉回去,他就会净亏两三万,而这笔钱他还都是借来的。就在赵风帆忧心如焚时,一辆悍马车停在了他的卡车边,车上下来一位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围着他的灵璧石转了半圈,说:“这块石头你要卖多少钱?”
  
  这块石头原来是准备卖七十万元的,但看了这几天的形势,赵风帆决定便宜点卖掉算了,可是他又有些心存侥幸,于是就先不报价,试探地说:“那你愿意出多少?”中年男子哈哈一笑,伸出了一只手。赵风帆心里一动,这个价位虽然比他原先所预期的少了二十万,但还勉强可以接受,就咬了咬牙说:“好,五十万就五十万,成交。”
  
  中年男子却摇了摇头说:“你搞错了,我说的是五万。”
  
  “什么?”赵风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六七十万的石头,对方却只出价五万,开玩笑也不用这么离谱呀。中年男子似乎猜中了赵风帆的心思,说:“石头这东西,本来就没有什么标准价格,完全是随行就市。现在行情这么差,你要是还不变通,那就只能拉回去了。要不这样吧,过几天我再来,到那时你或许就有不同的想法了。”
  
  虽说中年男子说得这么笃定,但赵风帆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眼看展会已经到了尾声,他这块石头还是乏人问津,拉回去几乎已成了定局。两三万是注定要亏的了,这石头又不知道猴年马月能卖个好价钱,赵风帆这时才懊恼起来。展会结束那一天,中年男子又适时地出现了。赵风帆把心一横,就当岳父当初只给了两万元钱的嫁妆,把那块据说值六七十万的灵璧石,以五万元钱的低价卖给了那位中年男子。
  
  赵风帆跟着空车往回跑,可是他的心情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原先指望卖了这块石头,一家人过几年舒适日子的,现在看来全落空了。丛水玉知道后,倒也没怎么埋怨他,只是说:“风帆,现在石头没有了,也没什么可指望的了,往后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赵风帆这才意识到自己作为一家之主的责任。他辞去了那份舒适却收入不高的工作,用卖石头剩余的两万元钱去参加了一个烹饪进修班,并在县城里盘下了一家小饭店,开始做起了餐饮生意。丛水玉见丈夫为了赚钱这么辛苦,也不好意思再在家待下去了,把女儿托付给了外婆,自己也来店里撸起袖子干了起来。几年下来,小饭店渐渐地做出了名气,回头客也越来越多了。更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本地鸿宾楼酒家的老板看中了两人的人品,想在落叶归根回老家前,把这个生意兴隆的酒家以一百万的成本价盘给他们。
  
  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一百万对他们来说太遥不可及了。于是丛水玉就想到了向父亲去借。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丛福华只字不提钱,却说:“水玉出嫁时我不是陪嫁了一块价值六七十万的石头吗,你们把这块石头卖了,再向银行贷一些,一百万就有了。”赵风帆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岳父您老人家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经把那石头以五万元的价钱卖了,您这是臭我呢。丛福华把眼一瞪说:“那你就再去买回来啊。否则我是不会再把钱借给你们的!”
  
  从岳父家碰了一鼻子灰回来,赵风帆只得又赶到浙江,虽然他知道此行的希望极其渺茫。已经买进的东西,现在又升值了,谁还愿意再吐出来?经过多方打听,赵风帆终于找到了当年买他石头的那位中年男子。出人意料的是,中年男子居然爽快地按原价把石头还给了他。赵风帆又把石头拉到了当年的那个市场,这时他惊喜地发现,这里的石头简直卖疯了,赵风帆的灵璧石也很快被人以七十万的价格买走了。他就靠这笔钱成功地盘下了鸿宾楼。
  
  就在赵风帆夫妇正式接手鸿宾楼后的第一天,丛福华来了,赵风帆吃惊地发现,和他一起来的,居然就是那位买了石头又还他石头的中年男子。
  
  丛福华笑着介绍说:“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纪德清,你们能有今天,他可是立了一大功的。”原来丛福华和纪德清早就看出,江浙地区经济实力雄厚,是一个潜力很大的市场,但这个市场还需要培养几年后才能形成气候。可是赵风帆却急着卖掉那块灵璧石,丛福华就有意放风把他引导到江浙市场上去,又在他受到挫折时委托纪德清低价买下石头代为保管。其实那块灵璧石要是运到奇石文化氛围相对成熟的地区去,当初就能卖出五六十万的高价的。
  
  赵风帆知道了事情原委后,感觉还有些不太明白,说:“爸爸,你如果一开始就引导我到成熟地区去卖掉石头不是更好,干吗要这么折腾呢?”
  
  丛福华说:“傻孩子,我说过这块石头是要在你们最需要的时候帮你们渡过难关的。如果当时就卖出高价,你们还会有今天吗?”
  
  赵风帆这才明白过来,心想,难怪岳父会发财啊。

上一篇:母爱难越

下一篇:八宝玲珑阿呀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