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海伦妈妈的温馨别墅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2日 10:47:17

  依茨岗斯是英国达特河畔的一个美丽小镇。这天,小镇上一向宁静的“弗伦丝儿童福利院”突然喧闹起来,200多名曾经被这座福利院收留过的孤儿齐聚这里,参加福利院建院60周年庆典活动。
  
  年近六旬的现任院长艾琳娜,是福利院创始人弗伦丝女士的孙女。庆典仪式上,艾琳娜拿出一个发黄的旧笔记本,对来宾们说道:“你们在福利院里曾经听过不少故事,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就让我给大家讲一讲这个旧日记本中记载的故事,好不好?”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艾琳娜讲起了那个发生在60多年前的真实而惊心动魄的故事——
  
  海军士兵的家
  
  1942年春天的一个傍晚,一群年轻的德国海军士兵,穿越硝烟战火回到了位于德国基尔运河入海口的海滨小城阿斯莫顿。这里是二战时期德国的一个重要海军基地,一支以“狼群”战术而威震盟军、横扫欧亚的德国潜艇部队,就驻扎在这里。
  
  暮色降临,刚刚开始短暂休假的U—557号潜艇上的士兵,便结伴拥向大街上一座巴洛克式别墅内。
  
  别墅的女主人海伦太太,年轻时曾是风靡欧洲的舞蹈演员,她已去世的丈夫是德国著名的音乐家。海伦太太在这座夫妻两人共同购置的别墅里已经生活了十二个年头了。战争爆发前,休假的士兵们总爱聚集在这里,一边听海伦太太弹琴,一边自己动手烤香肠、喝啤酒。这里让他们有了家的感觉,他们亲切地称女主人为“海伦妈妈”。然而,近一年来,士兵们再也听不到海伦妈妈的琴声,再也看不到海伦妈妈舒心的笑容了:海伦妈妈那在德军空军服役的唯一的儿子哈因曼,在1941年5月10日轰炸伦敦时,驾驶的“梅—109”型战斗机不幸被英军击中,机毁人亡。
  
  此刻,这群年轻的士兵一边品尝海伦太太准备好的烤面包,一边谈论着刚刚经历的那场大洋深处的残酷战斗。海伦太太知道,这是他们放松紧张神经、排遣战争恐惧的一种方式。所以,她像往常一样,一言不发地埋头做事,对士兵们的谈话浑然不觉。
  
  就在大家的欢笑声中,海伦太太突然注意到士兵冯埃默坐在角落里,眼圈发红,独自发呆。她走过去,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关切地问:“孩子,你哪儿不舒服吗?”那小伙子难过地扭过头去。
  
  一名上尉军官沉痛地对海伦太太说,在刚刚结束的这次“破交战”中,虽然我们击沉了英军“巴勒姆”号战列舰和“活雕像”号巡洋舰,但U—567号潜艇上的官兵也都葬身大海;而U—567号潜艇的艇长,就是冯埃默的父亲。
  
  海伦太太得知这些后,轻轻抚弄着冯埃默硬密的短发,安慰他说:“可怜的孩子,你失去了父亲,我失去了儿子,就让我做你的妈妈好吗?愿上帝与你同在。”
  
  冯埃默扑到海伦妈妈的怀里,像个孩子似的哭出声来。
  
  前来告别的冯埃默
  
  日子在人类空前的大厮杀中悄悄地溜走。
  
  这天晚上,海伦太太正要入睡,忽然响起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她开门出来,见冯埃默一个人站在门外。她问道:“孩子,发生了什么事吗?”小伙子走进屋,小声说:“海伦妈妈,我是偷偷跑出来的,明天我们就要离开基地出海作战了,可是我心里很害怕。不知为什么,这一次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海伦太太试探着问道:“你父亲阵亡不久,你最近心情不好,不适合再上战场,难道你不能不去吗?”冯埃默说:“盟军已在北非登陆,我们接到邓尼兹将军的命令,这里所有的潜艇都要全速前往摩洛哥海域,昨天已有16艘潜艇先行向直布罗陀海峡附近海域集结,我们奉命去拦截、袭击盟军运送后续部队和物资的舰船。我不知道我能否活着回来见到您,特向您来告个别。”
  
  海伦太太似乎对军事行动不感兴趣,她喃喃自语道:“摩洛哥海岸上有一个著名的海滩米舒昂,那里有一种带有五颜六色花纹的贝壳,它们看上去就像一只只小花篮。过去,每年夏秋之季,海滩上游人如织,退潮之后,赤足走在松软的沙滩上,沐浴着凉爽的海风,捡拾精美的贝壳,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我就是在那里与哈因曼的爸爸认识并相爱的。”
  
  说到这里,海伦太太眼中流露出一种年轻女子才有的无限向往与甜蜜的神情。
  
  冯埃默被海伦太太的情绪所感染,他一反刚进门时的伤感,坚定地说:“海伦妈妈,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去那个海滩上,给您带回那种小花篮一样美丽的贝壳。”海伦太太紧紧拥抱了一下冯埃默,转身走进房里,取出一个红丝线系着的玉石吊坠,慈爱地挂在冯埃默的脖颈上,说:“这是我当年在印度演出时,从当地寺庙中求来的‘护身符’,据说很灵验的,你戴着它,希望它能给你带来好运。”
  
  冯埃默含泪离开了海伦妈妈,回到了军营。海伦太太再也没有了睡意,她为自己冲了一杯咖啡,过了好一阵子,才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走进院子里用作杂物间的那个小平房……
  
  神奇的花篮贝壳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海伦太太习惯地打开收音机,德国广播电台正播报一条战报:
  
  盟军在北非登陆后,向我军发起了猛烈反攻,他们的坦克兵团,与我军在阿拉曼展开决战。邓尼兹将军派往地中海、准备拦截和袭击盟军运输舰船的潜艇部队,也在摩洛哥海域与盟军大批反潜飞机遭遇,潜艇编队在敌众我寡的不利形势下,遭受重创,多艘潜艇被击沉……
  
  德军电台一向报喜不报忧,这条战报表明:冯埃默他们的潜艇编队一定是遭到了盟军的打击。
  
  这天夜里,海伦太太又失眠了,冯埃默等士兵们在她的别墅里有说有笑的场面,不时地在她眼前闪现。天快亮时,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蒙眬中,她看到冯埃默的潜艇遭到了盟军反潜飞机的攻击,潜艇被炸成两段。冯埃默满脸是血,在海水中挣扎着向她求救:“海伦妈妈,救救我……”
  
  海伦太太被呼救声惊醒了。她披衣下床,却听到真的是有人在敲门。她赶忙打开门,见天已大亮,门外站着的那人,正是她梦里见到过的冯埃默。
  
  冯埃默急切地喊道:“海伦妈妈,我回来了。”海伦太太惊喜交加地说:“孩子,你们都回来了吗?”边说,她边抬头向门外望去,可除了冯埃默哪里还有人影……海伦太太搂着冯埃默失态地哭出声来。
  
  冯埃默把海伦太太扶到沙发上坐下,声音沙哑地说:“海伦妈妈,您让我带的贝壳,我给您带来啦。”说着,他从一个小包里拿出六枚带有彩色花纹的贝壳。
  
  海伦太太眼睛一亮:“啊,真是‘花篮贝壳’!”随之,她激动地拉着冯埃默的手,急切地问道:“孩子,我从收音机里听到,你们的潜艇遭到盟军飞机袭击,损失惨重,你是怎么脱险的?”
  
  冯埃默闭上眼睛,似乎不愿提起那痛苦的一幕。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海伦太太送给他的“护身符”放在嘴边亲吻一下,才缓缓地讲起了那段可怕的经历。
  
  那天,他们的潜艇编队执行任务时,不幸被敌机发现并击中,艇长只得下令弃艇。冯埃默抱着一块木板被卷进波涛中,在海上漂流了一天一夜,最后被冲到一片荒凉的海滩上。
  
  冯埃默从死一般沉寂的沙滩上醒来,绝望至极。这时,他无意中发现身下压了一个彩色的小贝壳,捡起来仔细一瞅,见上面一道道的彩色条纹清晰可见。难道这就是海伦妈妈说起过的那种“花篮贝壳”?想到这里,冯埃默顿时来了精神,他挣扎着站起来,不停地捡拾着。挂在脖子上的玉石“护身符”随着他弯腰、起身的动作,有节奏地摆动着,这使他想起海伦妈妈说过的“护身符很灵验”的话。本来已绝望了的冯埃默,又产生了强烈的求生欲望。
  
  就这样,他在荒无人烟的沙滩上坚持了三天三夜,终于等来了奉海军司令部之命,前来支援的第二批德国海军舰队和潜艇,才得以获救重返基地。
  
  海伦太太听完冯埃默惊心动魄的讲述,再一次凝视着那几枚“花篮贝壳”,百感交集。她紧紧拥抱着冯埃默,仿佛怕他再从自己眼前消失。然后,海伦太太不停地在胸前画着十字,喃喃自语道:“仁慈的上帝呀,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呀……”
  
  代号“夜莺”的女间谍
  
  年轻的冯埃默当然不会知道,他们的潜艇编队之所以遭到盟军有预谋的袭击,都是源于英国情报机构代号“夜莺”的密报。而这个代号“夜莺”的女间谍,就是海伦太太。
  
  其实,海伦太太是出生于英国的舞蹈演员。她的儿子哈因曼在轰炸伦敦时并没有阵亡,而是受伤被俘,她的母亲却在那次德军的大轰炸中不幸身亡。正因为这些,海伦太太最终被英国情报机构吸收为英国特工。此后,她多次利用潜艇士兵在她别墅内聚会的机会,认真倾听他们的谈话,从中筛选出有价值的情报,及时发回英国情报机关。事实上,连海伦太太自己都不知道,她提供的这些来自作战一线的士兵谈话,对于指导、改进英军战术起到了多么重大的作用。
  
  那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海伦太太心里矛盾极了。冯埃默和那些死亡士兵那亲近与信任的目光及笑脸,一一在她眼前闪过。尽管她知道,是希特勒、邓尼兹这些战争狂人,悍然发动侵略战争,给人类带来空前灾难,但她的心里,此刻还是有一种“出卖朋友”的负罪感。像冯埃默这样的年轻士兵,不过是在希特勒疯狂的演说欺骗鼓动下,盲目地卷入战争,其实,他们也是这场战争的受害者……而将那些鲜活生命送上断头台的正是自己。
  
  想到这些,海伦太太再也无法忍受内心的痛苦,她走进用作杂物间的那个小平房,进入丈夫生前贮藏葡萄酒的地窖,向上司发出了一封密报。很快,伦敦的译电员就把电文送到了值班军官的面前。
  
  夜莺报告:“狼群”已遭受毁灭性打击,但我目前也受到盖世太保的怀疑和秘密监视。请求暂时中止任务和对外联络。
  
  1945年,战争结束了。海伦太太回到英国,见到了她年迈的老父亲和已成为英国皇家空军一员的儿子哈因曼。鉴于她在战时为军方搜集了大量很有价值的军事情报,她被授予二战英雄称号,并获得政府颁发的高额奖金。
  
  但海伦太太似乎在刻意回避这种荣誉。她悄悄地回到了她的出生地,改用童年时的名字,在依茨岗斯小镇上,默默无闻地过起了近乎隐居的生活。一年后,她又用政府颁发的奖金,在小镇上创办了一座儿童福利院,用以收留战争中失去亲人的孤儿。
  
  艾琳娜的故事讲完了。她有些激动地对来宾们说道:“想必你们已经猜到了,故事里的海伦太太,就是我的祖母——弗伦丝女士……我祖母日记中记载的那段关于她‘同情纳粹士兵’的细节,一直被我当作她的‘不光彩经历’加以隐瞒。今天,我想是该让人们知道她真实的一面了。”
  
  之后,关于弗伦丝女士的故事,通过媒体广为传播。人们第一次知道了,海伦既是盟军英雄的女间谍,也是冯埃默等年轻德国士兵眼中亲爱的海伦妈妈……
  
  一年后,在众人的捐赠下,一座全新的功能齐全、整洁美观的“弗伦丝儿童福利院”,在小镇上建成了。

上一篇:对不起,没有

下一篇:不忍拒绝的父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