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紫芯木钟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8日 19:50:40

  明朝万历年间,长白山天现异象,青天白日电闪雷鸣,劈倒了山脚下的一棵千年榆树,一时间谣言四起,众说纷纭。
  
  万历皇帝朱翊钧得知此讯,无奈下了罪己诏以安民心,并派出钦差查探民间是否有冤情错案。
  
  事情过去几天,长白山又传来消息:发现了千年树心!
  
  树本有灵,树心便是其精华所在。一般而言,树非百年无法形成树心,但1万棵百年大树也不一定能找出一棵树心,可见罕见。
  
  千年树心立马被运送进京。那树心脸盆大小,形状像梨,原木色中透着淡淡的紫色,就连阅宝无数的万历皇帝也连连称奇,甚为喜爱。
  
  有大臣提议,将这树心做成摆件器物,或赏玩或赏赐,物尽其用。这个建议获得了皇帝的赞同,宫里立即安排了能工巧匠,小心翼翼地对树心开始了分割雕磨。
  
  最后,那树心分制成了5件器物被封存于国库之中,所剩下的边角料却被当作废品扔出了皇宫。
  
  那流落民间的树心角料恰巧落在了一位老匠人手里,那老匠人独具一双巧手,只知道这木头绝非凡品,便将这角料拼凑雕琢,做了一座木钟。
  
  这木钟酒壶般大小,精雕细琢,纹路精美复杂,原木色中透着淡淡的紫色,很是神奇。
  
  木钟制成没几年,老匠人便去世了。匠人有个儿子名叫方冲,是个小贩,他将木钟当作父亲遗物,视若珍宝。
  
  或是老匠人在天有灵,或是这木钟真有灵性,方冲的生意越做越顺,也越做越大,成了富甲一方的方員外,红门大院,好不气派。
  
  信奉神明的方员外在府中设了灵堂,将父亲的牌位与那紫芯木钟供奉起来,以求家宅平安,生意兴隆。
  
  方冲有一子名叫方振,科考中了举人。
  
  一日,方员外设宴请知县吃饭,想为儿子在县衙谋求一官半职。酒席间那知县不知从哪里听说了紫芯木钟,硬要看上一眼,方员外有求于人不好推辞,便亲自去取了过来。不想那知县越看越爱,竟开口要借回府去观赏几日。
  
  紫芯木钟是方府的气运所在,方冲怎肯应允,便婉言回绝了。却不知那知县人面兽心,竟对外宣称方府私藏皇宫宝物,下令查抄了方家。举人方振一状告到了知府衙门,不料官官相护被轰赶了出来。
  
  没过多久方员外便听到消息,那知县将查抄去的木钟送给了知府,知府上表将宝物送进了皇宫,听说还得了不少赏赐。
  
  失了宝物又被抄了家,方员外心中怨恨却无可奈何。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万历皇帝因皇家之物流落民间发了怒,下令剥夺方振举人功名,方家一干人女眷为娼,男的流放充军。方冲有冤无处申,只恨苍天无眼。
  
  时间飞逝,万历皇帝驾崩,新皇登基,改年号天启并大赦天下,饱尝颠沛流离奴役之苦的方冲父子与一干方家人才得以回归故土。家人相聚,回想往事,众人失声痛哭。
  
  这一切都是那些木钟引起的,方冲这才明白,紫芯木钟不但不能保佑方家,反而毁灭了方家。
  
  之后,他重新振作,率众迁移至台州,依靠自己的经商头脑从新开辟道路。在父子两人多年的努力下,方家逐渐恢复了生机,虽无法与当年相比,却也足以立住阵脚。
  
  大起大落,日夜操劳,方冲的身子骨渐弱,将家业交给儿子,便休养去了。
  
  一日,年迈的方冲闲来无事来到街上,集市上熙熙攘攘做买卖的不少。方老爷子两手空空,闲庭信步地走着,突然,他像是被什么勾住了魂,脚步死死地定在那里无法移动。
  
  他看到了一座木钟,那座令他魂牵梦绕、爱恨不能的紫芯木钟!
  
  不知为何那木钟竟会再次流落民间,此刻正静静地摆在一处古董摊前,上面布满灰尘污垢,早已失去原来的模样,可纵是这样他依然能够一眼认出。
  
  “这木钟怎么卖?”方冲想也没想便上前问道。
  
  “一座破木钟,大爷看着给吧!”那小贩回道,这东西是他无意中捡来的,卖得一文是一文。
  
  方冲没作多想,留下一块银锭拿了木钟便回府了。到了家中放下木钟他才回过神来,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物件恍若隔世。
  
  “我怎么把你给买回来了?”回想方才,自己就像丢了魂一样,究竟做了什么竟浑然不记得了。
  
  “木钟,木钟,我该拿你怎么办?因为你,我方冲家族兴旺;又是因为你,我方家惨遭大难。如今我已是半只脚踏进棺材里,我不能让你再祸害我的子孙后代!”
  
  说话间,他抡起手边的圆凳,朝着桌上的木钟狠狠砸了过去。只听“铛”一声响,那圆凳落在木钟之上却如撞上生铁,方冲只觉脑袋一疼,瞬间天旋地转昏死了过去。再次醒来已经躺在了床上,身旁围了一帮人。
  
  事后,方冲将这事与儿子一说,方振思索片刻后欣然道:“爹,既来之则安之,树有树灵,既然这木钟是爷爷呕心沥血之作,想必不会害人。”
  
  “可是万一……”
  
  “现在的木钟还有谁会觊觎?”方振打断父亲的话,指着破败的木钟问道。
  
  方老爷子想了想,点点头表示赞同。那大街上这么多人都没正眼瞧上它,自己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于是便将木钟留在房间里作个摆设。
  
  直到方冲去世,方家一直太平如初,而且生意越做越大,方振的成绩早已超越了父亲当年。期间从别处传来消息说,那曾经陷害方家私藏宫廷宝物的知县与知府二人,因贪污受贿、鱼肉百姓被人揭发,罢官免职还被抄了家,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这年,地方突发瘟疫,疫情蔓延极快,死了好多人,人人家门紧闭不敢出门,虽有官府出面救治,染病人数却有增无减。
  
  方府见此又是出钱又是出力,与官府一同安置灾民,买药赠药,照方振的话说:“尽方府最大的努力帮助灾民。”
  
  方府的举动迎来了百姓的叫好声,连当地府衙都发来了表彰,可却没人注意,那场瘟疫中方府众人竟没有一人染病。只有方振注意到,那段时间每夜子时都能隐约听到阵阵钟声,每次都会持续整整一刻钟才缓缓消散。
  
  方府附近并没有寺庙,就算是有,哪个寺庙会在每夜子时敲钟?这不由让他想起了父亲房间里的那座紫芯木钟,可那木钟怎么可能发出声音?
  
  “莫非这木钟真是神物?”他心中惊疑却不敢声张,财怕露白,方家可不能再为此遭难了。
  
  这天晚上,方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觉,便起身来院里透透气。时值三更,耳边传来了几声钟响,他顺着声音来到了父亲的房间。
  
  自父亲去世后,房间内的一应物件都原封未动,时常还会有人过来打扫。
  
  “你来了。”
  
  刚迈步走近房间,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响起,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那座木钟。
  
  “木钟,是你在说话?”方振壮了壮胆子问道。
  

上一篇:救命的“王八”

下一篇:第一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