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救命的“王八”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8日 19:49:51

  上午快下班时,药监局局长张友林接到稽查科小赵电话,说新开张的“安康”药店存在新进保健药品票据和资质不全,老板王金才自称是他表弟,问他如何处理?
  
  提起王金才,张友林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王金才说得没错,他的确是张友林二舅的儿子,不拐弯的表弟。张友林母亲在世时,二舅因嫌他家穷,平时很少来往。母亲去世后,二舅就没进过他家门。虽说王金才是他表弟,可在他当局长之前,两人仅仅见过几次面。
  
  半年前,张友林升任局长,王金才主动找上门来叙亲情。虽然他对此王金才很反感,可也不好意思往外撵。王金才无视张友林冷淡的态度,时不时就会到他家来,像一块黏糊糊的牛皮糖,想甩也甩不掉。
  
  最近半个月,王金才来得更勤。他邀请张友林跟他一起开药店,不要他出本钱,红利三七开,说白了就是让他只拿好处。张友林知道这其中有猫腻,摇头拒绝。王金才劝他不要太死板,做官名利双收才是上策,张友林对此不屑一顾。为了避嫌,王金才“安康”药店开张那天,他只捎去贺礼,人却没去。
  
  见张友林不为所动,王金才便把目标转向了他老婆兰花。兰花耳根子软,吹起了枕头风。张友林知晓其中厉害,可兰花被王金才洗了脑,听不进去。再加上他不肯去求校长,儿子上重点中学的事泡了汤,兰花跟他生起了闷气,因为是暑假,便带着儿子回了娘家。
  
  女人生气,哄哄就好了。可身在官场,一些人情就像绳索,会牢牢把你捆个结结实实。张友林定了定神,果断地答道:“根据制度,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下班刚到家,张友林就发现王金才拎着东西站在门口。他刚想转身,王金才急忙拦住,满脸堆笑:“表哥,我又不是老虎,怎么一照面就走啊?亲表弟上门,总不能不让进家吧?”张友林见走不了,只好开门进屋。
  
  进门放下礼品,王金才就大倒苦水:“你们局里那个李科长也真是,我口口声声说您是我表哥,他却一点面子不给,非让我把药品下架,否则就没收罚款。表哥,票据和资质3天后就到,您就先跟李科长通融通融吧。”
  
  “没有资质和票据卖药,那可是违规违纪的事,谁也帮不了你。李科长让你把药品下架,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想卖药,赶紧把相关资质和票据拿到手,不然,以后出了事麻烦会更多。”张友林不紧不慢地说道。
  
  王金才见表兄不肯帮忙,急忙拿出一个红包,放在张友林面前,并央求道:“表哥,你怎么又来了?这药是正规厂家生产,能出什么事?因为我一时疏忽,忘了要票据,对方说给快递过来。资质我去卫生局申请,3天就能下来。您就睁只眼闭只眼吧,也算是给表弟我帮个忙。”
  
  不拿出红包,张友林还不好意思翻脸,这下他真火了:“表弟,你行贿拉我下水是不是?我最反感这种行为。把红包收起来,要不下午我就把它交给纪委。想把生意做好,一定要按制度办事!”
  
  张友林的不近人情,让王金才生了气,他收起红包,气愤地说道:“你不就是个小小局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天天黑着脸跟包公似的。当了半辈子官,连辆像样的轿车都买不起,是官都比你强。既然你不愿帮忙,我就去找别人,没有票据药我照样卖!”说完转身而去,并顺便拎走了礼品。
  
  表弟走后,张友林一身轻松,因为他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王金才赌气不来更好,省得打扰自己的生活。为了不给王金才托人说情的机会,他索性关了手机。
  
  傍晚下班时,一个人出现在张友林办公室里。这人他认识,是卫生局长的司机小赵。小赵说局长有事找他,让他来接张友林。卫生局长是张友林的顶头上司,如果王金才找他说情,他还真不好拒绝。张友林不想去,可一时又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只好硬着头皮上了车。
  
  果不其然,在一家高档的饭店里,张友林看到王金才跟卫生局长在一起。席间,卫生局长挑明了关系,他是王金才老婆的娘家表舅。宴会结束时,卫生局长做了指示,要王金才先卖药,进货票据尽快补齐,出了事由他负责。上司的意见他不好反驳,张友林只得默不作声。
  
  回到家,天已经很黑了,张友林正要开门,突然发现门把手上吊着两只王八,这两只王八又大又肥,腳不停地凌空爬动着。这是谁送的?有什么目的?他脑筋飞速地旋转,最后断定是王金才所为。因为这两天,只有王金才有求于他,王八很贵,无事相求,谁会花几百块钱买来送人?
  
  张友林从小就爱吃王八肉,父亲当年爱捉鱼钓鳖,他没少吃王八肉,因此落下了这个爱好。长大后,家乡水里王八越来越少,王八身价倍增,张友林舍不得多吃,只能偶尔买一只饱饱口福。不过,他这个爱好从没在人前提过,也不知道表弟怎么知道的。
  
  既有卫生局长做后盾,他为什么还要送两只王八?思来想去,张友林得出一个结论,那是王金才在侮辱他,骂他在领导跟前是个缩头“王八”。既然是“王八”,那就“王八”一次:两只王八明天退回,只要没有资质和票据,药品就一盒也不能上架,即使得罪领导也在所不惜。因为这让他突然想起了一个故事。
  
  战国时鲁穆公手下的丞相叫公孙仪,他特别喜欢吃新鲜甲鱼,也就是王八。因为位高权重,送甲鱼的人纷纷上门,但都被他一一回绝。公孙仪的弟弟问他,别人好心送来,为什么不收?公孙仪说,因为他喜欢吃甲鱼,所以才不能收。收了别人的甲鱼,就会落个受贿的坏名声,到头来连丞相也做不成,甲鱼恐怕也吃不成了。不收别人的甲鱼,倒还可以安稳做丞相,多吃几年甲鱼。
  
  第二天上午,张友林到了单位,就拎着装王八的纸箱,跟稽查科长小李一起去了“安康”药店。王金才正在药店收拾货架,看样子想把下架的药品摆上。他见表哥来了,急忙热情招呼。张友林面色严肃地说道:“违规下架的药品不要摆了,如果查到,没收罚款,还要吊销营业执照!”
  
  张友林的警告让王金才目瞪口呆,他不解地问道:“昨天不是说好让先卖药吗?今天咋又突然变了卦?”张友林冷冷地答道:“谁跟你说好了?我可没同意,想平安无事,就要按规定办事。你的东西还你,以后别再干违规的事,否则严惩不贷!”说完,他扔下纸箱走了。
  
  王金才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打开箱子,看到里面的王八,嘴里喃喃道:“这……这是……干什么……,不帮忙……也不能……这样损人呀……”后面说的什么,张友林没有听清。
  
  一连3天,张友林天天让小李去“安康”药店检查,违规药品王金才始终没敢摆出来。
  
  转眼到了周末,张友林准备去接兰花,没想到老婆和儿子回来了,身后还跟着父亲,父亲手里还拎着两只又大又肥的甲鱼。他问儿子在哪里遇到的爷爷?儿子说:“不是你让爷爷去接我们的吗?”
  
  望着两鬓斑白的父亲,张友林心里有些发酸,肯定是父亲听说家庭闹矛盾的事,才故意冒名去接的。他埋怨父亲为什么要花钱买王八?父亲笑呵呵地说:“没花钱,你堂弟在村里养王八,要我去帮忙,我不要钱,他说王八随便吃。我知道你爱吃王八,就给你送来了。对了,上次给你的两只味道怎么样?”
  
  上次那两只也是父亲送的?张友林不禁哑然失笑,嘴里却说:“好吃!好吃!”父亲说,那天下午张友林二舅去找他,让他劝劝儿子,给王金才帮忙。他知道二舅家的人都喜欢投机钻营,便推辞了。他怕儿子犯错误,就给张友林打电话,没想到张友林关机,他下午就拎着王八赶往城里。因为天晚,他就直接去了儿子家,可儿子不在家。联系不上儿子,他就把王八挂在门把手上回去了。
  
  吃饭时,一则新闻引起了张友林的注意,邻县一个药店违规卖假药,吃死了两个老年人,药店被查封,相关责任人也受到应有的惩罚。他上网一搜,吃死人的药跟王金才下架的药一模一样。幸亏父亲的两个王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新闻播出后,王金才当晚就来了张友林家,他还了王八,嘴里一个劲地称表哥为“救命恩人”。卫生局长再见到张友林,一脸的讪笑。更让人欣慰的是,老婆兰花再也不吹枕头风了。

上一篇:录取通知书

下一篇:紫芯木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