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中毒事件

作者: 采集侠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9日 14:06:13

  周四晚上,市长庞洪鑫陪同客人王小蒙在家吃饭。饭还没吃完,王小蒙忽然喊肚子疼。他捂着肚子蹲下来,脸色蜡黄,额头上冒出豆大的冷汗珠子。
  
  庞洪鑫看他病得急病得重,不敢耽搁,马上喊来急救车,把王小蒙送到了市醫院。医生怀疑他是中毒,马上拉进急救室抢救了,庞洪鑫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就喊来市公安局的周局长,让他就此事展开调查。
  
  饭菜还没撤桌,周局长带着技术人员勘察了现场,然后决定分两步走。一是取了饭菜的样本,迅速回局里化验,看哪个有毒。二是对今晚做饭所用食材的来源进行调查,寻找可疑点。
  
  负责给庞洪鑫做饭的是他家的保姆刘丽敏,刘丽敏也就成为第一个被讯问的对象。刘丽敏在庞洪鑫家当保姆已经好几年了,一直兢兢业业,诚诚恳恳,庞洪鑫对她颇多好评。忽然出了这样的事,让刘丽敏很惊慌。
  
  周局长说:“你别慌,也别怕,更别急。王小蒙正在医院里抢救呢,应该没有生命危险。更何况庞市长没事,基本排除了你的嫌疑。你只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就好。”
  
  听他这么说,刘丽敏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些,就讲了今天这顿晚饭的各种细节。今天早上,庞市长临出门时,她习惯性地问庞市长晚上几点回来,想吃啥,她好准备。庞市长想了想说,他想吃鱼了,就做个鱼当主菜,再炒两个青菜就好了。刘丽敏记下了。收拾利落了,她就出门去买菜。隔壁的邻居吴阿宝笑嘻嘻地问她去买啥,她说去买鱼,吴阿宝问清她要买啥鱼,然后就说她不用管了,下午一准儿送到。刘丽敏就去买菜了。下午三点多钟,吴阿宝把鱼送来,她就给做了。
  
  周局长好奇地问道:“吴阿宝怎么这么热心呢?”
  
  刘丽敏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实话实说了。有个胖胖的局长,来拜访庞市长时,就带着那个吴阿宝,然后就悄悄跟刘丽敏说,市上的鱼啊肉的不太安全,吴阿宝有地方去弄安全的,若是市长想吃了,就唤吴阿宝去买。吴阿宝就住在离此不远的地方。刘丽敏见他跟庞市长很熟悉,他的话也有道理,往后遇到要买的鱼肉,就让吴阿宝去买,果真没出过问题。
  
  周局长不觉皱紧了眉头。牵涉到一名局长,这事儿就不好办了。但该查的,还得查,不然,怎么跟庞市长交差啊。他只好带人找到了吴阿宝。
  
  吴阿宝听说差点儿出了人命,就给吓了一跳,拍着胸脯保证说:“周局长,你要信得过我,我买的鱼绝对没有问题!”周局长问他从哪里买的鱼,吴阿宝说是从临县。周局长不觉皱紧了眉头,惊疑地问道:“买条鱼,还要去临县?”
  
  吴阿宝说,没办法啊,这是马局长交给他的任务,也是他的工作。临江市的环境遭到了破坏,政府虽然尽了很大的努力,但还是改善得不能尽如人意,环保局的马局长怕庞市长追究起来丢了乌纱帽,就让吴阿宝在旁侍候着,最可能出现问题的鱼肉禽蛋都到临县去买,减少庞市长发现的几率。周局长重重地叹了口气。马局长也真是煞费苦心。可他该怎么查下去呢?
  
  这时,医院里传来消息,说是王小蒙吐了几次,就没事了,正嚷嚷着要出院呢。周局长命令警员看住王小蒙,他马上就到。
  
  很快,周局长就赶到了医院,让技术人员采集了王小蒙呕吐物的样本,拿回去化验,他亲自对王小蒙进行询问。他走进病房,王小蒙还在那里嚷呢:“我就肚子疼了一下,你们就给我急救,还让我住院,真是小题大做!我都好了,你们还不让走,真是无理取闹啊!”
  
  周局长说:“医生怀疑你是中了毒。我们更怀疑,是有人给庞市长下毒,偏偏被你给吃到了,这可危及到庞市长的安危,你说我们该查还是不该查?”
  
  王小蒙也给吓了一跳:“这么严重?”
  
  周局长点了点头,让他讲讲他是怎么到庞市长家来的。王小蒙说,这事儿还真是赶巧了。说是他和庞市长的渊源,那还要追溯到几十年前。当年,庞市长作为一名知识青年,响应上面的号召,下乡到桃花峪村去插队,就住在他家,跟他家关系特别好。后来庞市长虽然当了大官儿,但也没忘了他家,有时间了总要回去看看,还资助他读书。
  
  他在城里打了两年工,就回乡下种起了蔬菜大棚。原先的蔬菜大棚是靠煤火取暖,污染环境啊,市里推广用太阳能,他就是来选购的。谁知就在农技站门口,他偶遇了庞市长,庞市长热情地邀请他回家吃晚饭,他就爽快地答应了。哪成想就出了这么倒霉的事。
  
  周局长怀疑地问道:“你跟庞市长吃的是一样的饭菜吗?”王小蒙说,当然是一样的,就三个菜啊,三个人吃,可不每样都吃点儿。周局长说:“三个人,吃了同样的菜,可他们两个都没事,你却中毒了,这不很奇怪吗?”王小蒙说:“是奇怪啊。”
  
  这时,技术人员给周局长打来电话,汇报化验结果。经过对几个样品进行化验,都没发现含有剧毒物。但鱼里所含的微量化学元素明显偏高。
  
  马局长接到吴阿宝的电话,也给吓得够呛,赶紧赶到医院来了。他听到周局长的话,大声喊道:“不可能!你们的化验结果有问题!”周局长挂上电话,白了他一眼,说道:“马局长,咱们说话要负责任。我们的化验数据,是科学的,是经得起检验的,怎么叫有问题?怎么叫不可能?”
  
  马局长理直气壮地说道:“庞市长吃的鱼,是我特地从临县买来的,不会有问题。”王小蒙却笑道:“从临县买的?你早说呀,我都不吃!”马局长和周局长都愣住了。马局长迷惑地问道:“为啥?”王小蒙说:“别看他们表面文章做得好,其实,污染严重着呢。他们养鱼的水,都是工业废水,怕不好卖,就想出了特别损的一招儿。先把这些鱼送进洁净的水库,当着你的面从水库里捞出来,你还以为那鱼是从水库里长大的呢,其实,脏得要死,哪比得了咱们市里,山好,水好,鱼也好。”他讲到这里,居然又恶心了,忙着跑到卫生间里去吐。
  
  一直沉默不语的庞洪鑫这时候说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大家一齐转头望着他。庞洪鑫看了马局长一眼,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这几年,你一直让我吃临县的污染鱼,我的肠胃都已经适应了,吃着就没事儿。可小蒙没吃过,吃了一回,就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也算是虚惊一场吧。”
  
  周局长一看事情已经查得水落石出,不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马局长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忙着上前说道:“庞市长,你得相信我,我绝没有害你的心啊。”庞市长点了点头,想了想,忽然说道:“明天天一亮,你就到临县去买一百条这样的鱼。我要分给各级领导干部,让他们害怕一下,让他们有个切身的感受,让他们想想该怎么做!”
  
  马局长点头应了,退出房间,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真不知道自己是躲过了一劫,还是正在等待一场大风暴的来临,是该庆幸呢,还是等着倒霉……

上一篇:都同意了

下一篇:致命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