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大云寺里感恩碑

作者: 采集侠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9日 14:05:57

  元朝至正十九年,风云突变,因为盘踞江浙一带多年的起义军张士诚忽然投降元朝了。
  
  投降,光玩嘴是不行的,必须得交“投名状”,即要将元朝皇帝最为痛恨的人的人头献给朝廷。但是,张士诚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投降的,他决不甘心做元朝的臣子。所以,他也不愿意将自己的心腹干将当成礼物献出。自己的心腹以后还要为自己称王称帝卖命呢。那找什么替身呢?
  
  他思来想去,决定将嘉善的首富刘起名当作“叛贼”献给朝廷。想到这儿,张士诚不禁狂笑不已,为自己一箭三雕的计谋暗暗得意。
  
  这第一,刘起名富可敌国,把他杀了,就能把他家的财产统统归到我张士诚的名下,为我所用。第二,刘起名的三房姨太太,个个如花似玉,娇艳十分,要是归了我,那,哈哈哈,岂不美哉乐哉!第三,为了不让这刘起名日后报复,必须要将他灭门,杀他个鸡犬不留,这样,更显得我对元朝忠心耿耿,以利我日后发展。想到此,张士诚乐得合不拢嘴了。
  
  说干就干。张士诚立即备马去刘起名的府上拜访。
  
  刘起名与张士诚十分熟悉,这些年,刘起名可是没少资助张士诚,否则,张士诚怎能有今天的一番事业。二人喝茶闲谈之间,刘起名问:“大帅,老朽听了一些风言风语,不知真假──”
  
  张士诚将茶杯一蹾,大笑着说:“怎么,你也听到了风声?哈哈哈,此消息不假!我张某人与朱元璋那厮纠缠不清,这些年,耗费了我多少精力兵力。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我何不借助元朝之力,将这厮灭了,以解我心头之恨。”
  
  刘起名听了,心头一震,劝道:“大帅万万不可!想当今朝廷乃是异邦,却欺压我泱泱大汉八十年,羞辱啊!”
  
  张士诚不愿再听刘起名的唠叨,打断他,说:“本王心意已定。今日来,就是与你商量一件事。刀兵一起,谁也不认。为了恩公一家的安全,请恩公三天后全家迁往杭州一带躲避躲避。”
  
  “这是为何?”
  
  “唉,我要在这嘉善一带,引诱朱元璋前来,然后与元兵一同将其消灭干净。这叫什么?借刀杀人啊!”
  
  刘起名抬眼一看,不由寒意顿生。为何?他见这张士诚双眼露出凶光。
  
  送走了张士诚,刘起名立即带着大管家刘清打轿启程去了大云寺。这又是为何?盖因刘起名是大云寺的大施主,也是佛门居士。他与大云寺的住持了空大师相交甚深,每每遇到疑难之事,便会找了空大师请教。
  
  了空大师一见刘起名,就不由皱起眉来,眯眼细细地看着他,然后摇摇头,叹息道:“施主印堂发暗,主凶。看来近日恐有血光之灾呀。”
  
  刘起名于是将今日张士诚前来一事说了。了空点点头,说:“是了。正应了此事。敢问施主欲如何处置?”
  
  刘起名道:“刘某正不知所以然,故冒昧前来求教。”
  
  了空掐指一算,道:“施主万万不可前往杭州。那是你全家的黄泉之路。”
  
  “啊!”刘起名不禁惊愕地打起颤抖,“难道他张士诚对我起了杀心?”
  
  “然也!”
  
  “可是,我对他张士诚不薄呀。他这些年从我手中拿走了多少银子呀!”
  
  了空一笑,道:“他起兵反元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想取而代之罢了。施主糊涂呀。”
  
  “这便如何是好?”
  
  “阿弥陀佛!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但是,施主要破费些钱财了。”
  
  “大师尽管开口。”
  
  “不是我要你什么香火钱,而是你要舍弃一些家财。明天快快将你全家老小搬到寒寺来!”
  
  刘起名摇摇头:“搬到大云寺?贵寺就能保佑我一家平安?”
  
  了空道:“佛门净土,历来不为兵家侵扰。谅他张士诚也不会知晓你到我这寺庙来躲藏。”
  
  “可是,我全家一百多口人,男男女女,如何能全部进入这佛门净土?”
  
  “唉,都什么时候了,还需要墨守成规吗?想当年,唐太宗李世民不是还特许少林寺的武僧开戒吃肉吗?一切都是为了当前大事。再说了,我这大云寺,偌多殿堂,还容不下你一百多人吗?”
  
  刘起名听了,半晌无声,左思右想,也只能这样。火烧眉毛,事不宜迟。这刘起名回到家中,立即将一家老小召集到身边,说了短短一天发生的事。大伙儿一听,立时乱了,哭的哭,嚎的嚎。刘起名

上一篇:超级护理

下一篇:教皇帝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