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鬼故事 > 正文

惊魂45分钟

作者: 布谷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1日 17:16:08

  时间:新学期的第一天……

  地点:教室

  故事人物:我与好友禽兽三

  还没上课,同学们已经在教室里吵开了。

  同桌的禽兽三又开始抱怨了:靠,又不是学医,还上开什么解剖课。

  话音未落,上课铃便响了。我们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进来的却不是教授,一个装着白色上衣,脸色很差的的校工,他看了看我们,毫无表情地对我说:到实验室。

  那种冷冰冰的态度实在让人怀疑他……

  靠!真像一只僵尸!禽兽三又开始抱怨了。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引起了全班同学的共鸣,都偷偷地笑了起来。

  他说了我想说的话,我便将快出口的话吞了下去。拉着脸出了教室。

  实验楼是我们学校最旧的楼,前些年学校卖地那么多钱也不修修这破楼,从外面看上去看简直就像是一座几十年没人住的屋一样。

  校工面无表情地将我们带进了实验实的长长走廊,然后打开一个门,我们一见是一个十几平方米的杂物间,正要开口问点什么,只见校工从门的另一侧慢慢往下,仔细看才知道,那是通往地下室的通道。

  地下室阴阴暗暗地,微弱的灯光根本不足以将整个走廊照亮,一些胆小的女生开始发出一些议论。

  这个走廊似乎很长一样,而且每往前走一步,那种霉味就会加重一些。灯光也似乎更弱一些。禽兽三终于忍不住了:靠,这是什么鬼地方!

  别瞎说!他边一个胆小的女生扭了扭他的手,他便识趣地止住了下面的话:哎,我说那个什么呀,实验室到底在哪里啊?

  前面就是了。校工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过了一小会,又有人问:这里的味好重,会不会缺氧啊!

  不会。校工仍然不回头地说道。

  终于,我看到前面有一排教室模样的门,分两边并排着。校工指着第二道门说道:就是那里了,你们自己进去吧!记住,别惹教授生气,否则有你们好受的。

  说着自己便往刚才来的路走了回去。

  教室里,一个瘦得像骷髅一样的老头正坐在讲台上。我们一个个走了进去,很有礼貌地问了声好。他微笑着跟我们点了点着,并示意我们坐下。

  整个教室大约有50平米左右吧,除了在讲台前有两排椅子外,教室后面是一个小门,其余什么也没有。

  老头长得很瘦,眼光看上去很慈祥,穿着一件白色的上衣,一脸笑容跟我们介绍起自己。最后,他叫我们轮流跟他进教室后面的小房间。

  禽兽三的名字排在第一个,他跟着教授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就出来了。大家忙问他看到了什么。他乐呵呵地笑道,他说看到了自己的骨架。

  切~原来是照x光片!大家笑了起来,跟着大家一个个进去了,看到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下一个:kely!

  教授在里面叫道。

  我走进了那个小屋,屋子的四周都是一片黑,在强烈的台灯亮光下,只印着教授那一张发黄的脸,乍一看,还真有点像鬼。

  站在仪器上,身体贴紧器壁。教授对我说道。

  我照做了,对面的墙上出现了一副影像,越来越清楚,我看清了,是我的身体,奇怪的是,我并看不到我的骨架。

  教授的脸色微微地一变,然后马上恢复了神情,然后招了招手示意我走近。我照做了。

  你是什么人。他问我。

  什么??我纳闷道。

  你是什么人?他再次重复了一遍。

  什么什么人呀??我不明白。我更加疑惑了。

  没什么,你先出去吧!教授最后丢下这句不明不白的话。

  最后一个人照完x光片后,教授也走上了讲台。

  这位同学可不可以回办公室帮我拿一下桌子上面的书,那本黄色书皮的。教授对我说。

  我不是个好学生,只要不让我念书,什么都是好的!

  我一个人?我的意思是叫上禽兽三,向来我这个人是比较重义气的。我不认识路。我这样对教授说道。 他脸色好像有点不太好看,但过了一会,却对我说道:好吧,你找个人跟你一起去吧!

  我高兴地跟着禽兽三跑出了教室门,顺着走廊往回走去。

  我~靠,还是你够义气,我看那教授简直就是变态,你不知道……禽兽三说到这里突然放低了声音,看了看后面,没人,然后对我耳边说道:他居然摸我的肚皮,自己在那里*笑……

  哈哈,你做了什么了,被人家搞大了肚子了?我故意这样笑他!

  靠,跟你说真没劲!他愤愤地骂道。

  我也不跟他开玩笑了,一会找个地方玩去,到哪里好。

  他突然停住不走了,然后拉住我:哎,等等,等等,你看看这是我们刚才来的地方吗?

  我停了下来,四周光线很亮,跟刚才来的时候完全不同,而且刚才这里还有一股霉味,而这里,似乎在空气里飘浮着一股很强的汗味。

  我们会不会走错了地方?禽兽三广告。

  不会吧,从教室出来只有这一条路。我回答道。

  那我们往回走走看看。禽兽三对我说道。

  也只能这么办了,我跟着他往刚才的方面往回走。一分钟、二分钟、十分钟……

  全是一模一样的路,怎么办?

  阿三,我们会不会……我广告。

  我~靠!别说那个字!禽兽三对我这样说道。

  怎么办?我广告。

  我们分开走,你走这头,我走这头。找到路了就大叫一声!大白天的,哪里会有……那东西。禽兽三正想说那个字,却马上换了口气。

  于是我们分开走,我走刚才来的方向,他则往反方向走去。其实我们走的是什么地方,我们连自己也不清楚。

  我慢?匾徊讲匠白咦牛挪缴驳弥挥形乙桓鋈瞬拍芴玫剑闹艿牡乒饣顾忝髁粒购茫壹绦疤阶抛撸恳徊蕉己苄⌒摹?只得得嚓嚓几声!我吓得停住了脚步,头顶上的日光灯忽明忽暗,最后一下,竟然嚓地一下熄掉了!

  走廓里一片漆黑,我背贴着墙,心脏扑扑地跳动着,我不停地看着四周,生怕再出现什么东西一样。

  铃……

  一阵急促的声音……我的手机响了。

  我吓得啊地叫了一声,手机也掉在了地上。我慢慢地弯下腰,一边惊恐地仔细打量着四周,一边慢慢地将手指接近手机,快触摸到手机那一刹那时,我猛地抓起了手机,然后将手慢慢放开,屏幕上的号码……

  是他的,这个该死的禽兽三,真吓人!我一边在心里骂道,一边接起了手机。

  你在哪里?电话那边是他的声音……

  我不知道,我这里灯全停了,四周一片黑,而且,好安静,好安静……我对他惶恐地说道。

  猛地,我停住了,脚步声,我听到了脚步声……

  一步,两步……越来越近……

  你怎么了……电话那边他觉察到什么,使劲地问我。

  脚步声是从我左边传过来的,我转过声,将手机的灯光对着那个方向,借着手机显示屏的余光,我模模糊糊地看到……

  你怎么了?我马上过来……电话那边是他的声音。

  

惊魂45分钟

上一篇:破裂人生

下一篇:春之獠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