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前位置:布谷故事网 > 成语故事 > 正文

广州智慧阅读行动破解三大痛点

作者: 布谷信息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3日 11:38:22

广州智慧阅读行动破解三大痛点

“我不再孤单,原来另一座同样美丽的城市——广州,有我暖心的小伙伴。”武汉育才第二小学五年级学生李宣仪创作小诗《邂逅》,送给广州市番禺区亚运城小学五年级学生张瑾瑜。

近段时间,广州市教育研究院通过广州市中小学智慧阅读平台,开展“穗汉小朋友,同读大中华”阅读活动。广州、武汉等地小学生线上结对,同读“我的家在中国”系列丛书,以读攻“毒”。截至4月13日下午5点,18728名学生参与“穗汉小朋友,同读大中华”主题阅读系列活动,提交了42189份阅读作品。

近年来,广州直面学生阅读过程难知、难管、难导痛点,以教师、教研、教学为抓手,将课程、课题、课堂作为载体,产学研教四方共建中小学智慧阅读平台。该平台贯穿市、区、校、班,助力广州基础教育打造人、书、网融合体系,让学生阅读过程可知、可导、可管。

 直面痛点谋划阅读“行军图”

“以前我一学期看的课外书不到10本,一半以上是漫画书。”原来缺乏明晰指引,广州市天河区龙岗路小学五年级学生路嘉仪看书时多是走马观花。

广州市中小学大规模阅读状况调研数据显示,原来由于缺乏学生课外阅读的过程性数据、可视化结果,难以实时呈现学生的阅读数量、内容、效果等数据,学生的阅读过程处于黑箱状态,难知、难管、难导。

“全民阅读已上升为国家战略,少年儿童阅读是全民阅读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千年文化之都,广州乘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东风,着力打造书香羊城。引导学生爱读书、读好书、会读书,是国家所倡、湾区所需、广州所向。”广州市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陈爽介绍说,该局牵头成立广州市提升中小学生阅读素养工作领导小组,抓准顶层设计、锻造队伍等关键。广州市教研院聚合高校专家团队、中小学校的专业力量,共建、共享、共研,推动阅读供给侧改革。

自2017年12月起,广州市教研院积极发挥探路先锋作用,精准把脉中小学生阅读能力提升的难点。“我们研究发现,要破解阅读行为、数据的非伴随性难题,就得借力大数据和移动互联等先进技术,打造好智慧阅读平台。”广州市教研院党委书记、院长方晓波介绍说,该院与华南师范大学莫雷教授团队联合攻关,打造智慧阅读APP、管理PC端两大平台,精准监测学生的阅读行为、数据。

2018年1月,广州市越秀区东川路小学等110所中小学校,成为智慧阅读项目首批试点学校。广州采取先行先试、分步推进的策略,自2018年至2021年分三期推广智慧阅读,逐渐覆盖全市150多万名中小学生。

谋略有数,落实在人。广州以课题为抓手,推进种子教师、普适教师阅读培训等项目,推动教师全员阅读,成为学生阅读的“导航员”。广州还邀请华南师大心理学院和文学院110名师生,开展驻校服务工作,提供周期性数据分析报告等服务。同时,广州市教研员做好全科教研服务,引导学校开展学科教材、主题、个性化阅读。

    “数据哨兵”精准有效引导学生阅读

天河区龙洞小学三年级学生刘宸辰喜爱民俗等传统文化,广州智慧阅读平台分析他的阅读行为后,为他量身定制《中华成语故事》等书单。

为让学生读好书,广州将阅读资源建设作为智慧阅读主攻方向之一。陈爽介绍说,广州智慧阅读项目组(简称项目组)联合华南师大,打造中小学生阅读优秀图书索引(简称图书索引)。该索引从国内近15年出版的200多万种图书中,以符合学生认知心理特点、发展需求为重点,科学选用约20万种各类图书,并为学生智能化、个性化荐书。同时,项目组推动智慧阅读平台打通线上线下壁垒,链接市、区、校图书资源,打破人与书的限制、书与网的间隔、人与网的隔阂。

“阅读平台也有朋友圈,我可以发图片、视频、作品评论等。”龙岗路小学五年级学生胡玮晴通过智慧阅读平台读后感圈子,记录自己所读图书数量、内容等阅读轨迹,向同伴分享交流读书感受等。

为破解难知痛点,项目组借助智慧阅读平台,为入选图书索引的图书建立多维编码,优化学生阅读打卡、分享等程序。项目组通过采集学生借阅图书编码等伴随式数据,大样本、长时程地实时监测学生的阅读状况,构建全市校园阅读动态大数据库。

如何破解学生阅读过程难管、难导的问题?方晓波的答案是,广州市教研院通过研读数据、精准诊断、科学寻策等,打造阅读综合管理系统,指导教育部门、试点学校改进智慧阅读软硬件管理等,搭建区、校、班、个人四级阅读系统。试点学校根据学生阅读的新变化、新特点等,因校施策。